Witch

I have magic powers!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大抵也是飞速发展的网络使然,反正在网上陌生人那么多,大家混在一起一块儿吐槽,谁也不会注意我这么小的一个角色吧。于是看到某些言论,总会忍不住怼对方。我情绪激动起来很难控制自己,尤其是想到一句自认为绝好的反驳的话时,更是不吐不快。我可曾想过,这些互撕有什么意义呢,不仅到头来不好找台阶下,还伤了和气,坏了网络风气。
我记得以前的我,是不甘心做一名看客,便总想要去发表一些言论。若是被赞同那便再好不过,仿佛那样可以证明我见解独到;若有反驳的回复,那便是一场口水战,穷追不舍的口水战,不愿也不知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只能不停地、毫无意义地吵下去。
何必呢。现在看看曾经发表的许多文字,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幼稚,着实叫人...

女孩是水果做的

#脑洞版#
我已然听到了些许动静,便大摇大摆地走向那一袋初来乍到的小家伙。原来是几只味道不讨喜的子姜,我厌恶而恐惧地撇下它们,扭头走进厨房。知晓了一切的母上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冰箱里。”我立马打开冰箱——果不其然,一群披着青色防弹衣的家伙在塑料袋里乖乖躺着,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郁的清新的香味儿。我认出来了。我的手碰到杨桃先生们,他们齐声喊道:“吃我啊吃我啊!!”我在心里轻蔑地笑了笑:放心,你们逃不过的。我的手翻出了提子小姐们,她们叽叽喳喳地尖叫:“带我们走吧!把我们吃了吧!”真是吵啊,一会儿追剧就把你们干掉。我看到了尖嘴桃,他们懒洋洋地躺着,一如猴王那般悠然自得,仿佛作为我的挚爱便有恃无恐了,...

时间≠情谊

与和自己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待在一起简直是负担。
我不想再以“发小”为由束缚自己。认识时间长与心意相通是不成正比的。或许也正是因为认识时间长,我目睹了对方从小到大的种种改变;同时,我也被时光长河不断冲击,最终形成了与儿时不一样的模样。我的价值观逐渐往我认为好的方向改变着,而对方,已不再是最了解我的人。“从出生一起玩到大”看上去很珍贵很来之不易,但这个“一起”却并不是因为我们探触到了对方内心深处不愿让他人明了的心思,仅仅是由于母亲的相识。
我清楚我不是对方最好的朋友,这的确不应强求;但当我跳出来,审视她,扪心自问,得出了一个残忍的答案——若我们不曾认识多年,仅仅是小学同学,我定不会把她作为最好的知己。因...

途中

我听着一首暂未有歌词的歌,这首歌挺新的,是十多天前发行的。歌曲如歌名Island,有着扑面而来的夏天气息,仿佛是一群土著人在随着电音舞蹈欢唱,听上去是小语种不是英语。
包里m&m's还剩下最后五颗,我把它们全部倒进嘴里,心里默念“一二三”,用力把它们嚼碎。瞬间,破碎的糖衣与香甜的巧克力充斥在嘴里,我愈发来劲地咀嚼糖衣。
突然,我想到可以把剩下这全新的一瓶m豆送给喜欢的导游小哥啊。我甚至想好了留一张什么样的字条——无论他看不看得懂——“You're such a handsome boy that I'll never have.But it doesn't matter,I like you...

关于相遇与相处的悖论【?

当我初遇你,我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落落大方,温柔可人,总之是一切形容传统女孩形象的美好词汇。时间久了,你喜欢上了我,我们开始交流更多。久而久之,我对你产生了信任,我开始显露出更真实的我——有不良生活习惯的我,脾气爆炸的我,自私狭隘的我……这时,你还喜欢我吗?
留个好的第一印象,是我的本能。成为值得的好朋友后坦诚相待,更是我心中天经地义的事。当然,我说的坦诚,不代表着每一件事都要告知彼此,只是自愿地把另一个你所不认识的我展现给你看。
我的朋友们,喜欢的到底是谁?
果然还是会在意他人的目光吧。

有关花痴 温暖与喜欢

这次旅行的导游小哥很高很瘦,正脸很一般,但侧颜帅得不可方物,尤其是长长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侧颜简直完美。我悄悄地看他,老想和他说上几句话,在他回头看我们有没有落下时还会迅速移开视线装作没在看他。然而,他的确不算是个经验丰富的导游,过于年轻的弊端就是了解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完成任务式地带着我们。夸张点说,一开始还有想要认识他的冲动,后来便淡去了,似乎他除了颜值没什么吸引我的。
到了今天下榻的酒店,我和朋友找了半天房间还绕不对。一开始酒店负责小哥语气已经有些疲惫了,安顿好其他人后,看我俩还一头雾水地转悠着,二话不说地拿过我手里的行李箱,带着我们来到了房间。没过多久,我们发现房间的锁疑似坏了,怎么也关不...

1

Am I a girl?

我真的觉得我不像是个女生啊。
从小看奥特曼到大,玩具桶里尽是乐高积木、玩具小车一类的玩意儿。
小时候想做主持人,也想穿长裙,却不愿意扮演舞台上的淑女角色。看到舞台上插科打诨开玩笑的都是男主持,甚至心存遗憾。大概女主持人要矜持些吧,这么想着,主持人这个梦想就没再出现过了。
唯一看上去像样点的,是被妈妈押着学了一个多月的电子琴。最后,以老师退学费不了了之。
搬家时买的又大又软的沙发,成了我一个人的蹦蹦床。
从记事起只有三条裙子,初中因演出需要,不能穿跑鞋上台,竟只能借妈妈的帆布鞋一穿。
别的女生会去留刘海以遮住尴尬的发际线,我:没事啊夏天散热冬天晒太阳挺好的。
舍友在宿舍里面用黑头贴用得不亦乐乎,我:???
第一...

2

很少拍吃的诶……那种糖果奶茶就不发了,没什么感染力,要发就发新奥尔良 鸭脖 螺蛳粉 这类有气味看着就分泌唾液的东西是吧。

1

女孩

真的很羡慕这样的女孩子。
她们的房间简单明亮,衣帽架挂着几个买杂志送的清新的包包。呈阶梯状的三个矮柜上摆着喜欢的手办、刺绣、纪念品等等,不多,但都很精致小巧。抽屉里收着一个个磨砂塑料盒,整齐地摆着各色手帐贴纸和胶带。书桌上别具一格的笔筒插有五花八门的笔,为的是给手帐增添几抹不一样的色彩。电脑放着正在追的一部剧,配上一罐雪碧,便自在地晃着腿享受这夏日的午后时光了。

3

我到底是应试教育体制培养的战士

我抗拒开学。作业,课堂,高压,思念。
准确来说,是心疼。
心疼那个,在竞争激烈的环境里六点多起将近一点睡顶着黑眼圈认真听课对每个人微笑hello对家里报喜不报忧为了在教室多看会儿书回晚宿舍导致四月份洗了场冷水澡的姑娘。
那样的生活黯淡无光,身边的每个人包括我都像是一颗一触即爆的炸弹,生活中的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可以引发一连串的负能。
那样的生活像是什么呢?
像一场噩梦,一场我这辈子都不想重回的噩梦,一场我现在想起可以分分钟哭出来的噩梦,一场再欢快的节奏也盖不过压抑的主调的噩梦。
又或许,是我的抗压能力太弱了吧。
谁会想到一段奋斗的经历而后潸然泪下呢?
还是,变得更坚强吧。

1
 
1 / 12

© Witch | Powered by LOFTER